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隆米】雨夜 1

青冥:

by 某知名不具的米饭

所以我真的是一个存文号么, 喂,你们这群懒鬼。

大雨如注的街道被冲刷得油亮光滑,白色标志线在黑色道路上显得立体冷硬,笔直尖锐的箭头冷漠坚决地指向前方。

“见鬼!”米罗愤懑地在心中咆哮,这个城市的地下管网糟糕到什么程度,他今天总算有了清楚的认知。不过是离公司总部五公里外的一次例行巡查,不仅耗费掉整个下午,就连下班后的两小时也被无理占用。

“阿米,汤都凉了。”穆打来第三个询问电话,米罗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上揉按,无奈地通过蓝牙耳机作出回答:“别等我,你们先吃。湖光路这边淹得比较严重,前面起码堵了500米,我最快还需要半小时才能到。”

“修罗可是刚从飞机场出来,他都到了你还没到,罚酒三杯我看顶不住。”穆淡淡地还是加了一句“注意安全”后,对几个难得一聚的兄弟们微微笑道:“那家伙被堵在湖光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我们开动吧。”

“湖光路?”艾欧里亚忽然闷闷地重复了一次,略微担忧的神情让穆的心也沉了一沉。

湖光路,米罗和加隆同居的那段时间,他们正是租住在那儿。

“米罗还那样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卡妙忽然面向穆问了一句。

“嗯......他每天忙得上天入地的,不那样还能哪样?”穆故作轻松地站起来张罗倒酒,刻意忽略的口吻让绿发男人尽力忍了忍,还是追问道:“你和小艾有空也多劝劝他,加隆出事近三年,他的状态就跟那事情才发生时没什么好转,这怎么行?”

“卡妙,你还不明白米罗那小子的倔脾气?他认定加隆还会回来,其他人说破嘴皮也是没用的。”艾欧里亚一口气将穆刚倒满的酒喝下一半,他们这些做朋友的能不着急?可米罗又真正听过谁的话?除非他哥......一想到哥哥那英俊沉稳的脸,艾欧里亚更加郁结,干脆再一口干掉了第一杯酒。

“你慢点喝。”穆皱眉给艾欧里亚加满,举起酒杯环视大家说:“好不容易聚齐,先别想那些不痛快的,兄弟相聚才是今天的主题!”

“对、对,大家先干一杯!”今天的老大阿布罗狄率先端杯,与穆交换一下眼色又说:“从现在起,不要再谈起那件事,谁要违例,一律重罚。”

杯盏交错中,一干兄弟都露出笑脸,开始进入今晚欢快的主题。

然而对那位小兄弟的担心,谁又能真正忽略呢?

 

 

今天的湖光路真是彻底害苦米罗啦。

他不时抬腕看表,指针一刻不停地循环往复,前方的车辆却完全被时光遗忘一般地呈静止状。

无奈地将让人心烦焦躁的电台音乐拧小,他点燃一根烟,对着茫茫雨幕抽起来。

摇下小半幅玻璃,任由斜飞的雨丝将搭在肩膀上的长长卷发打湿,心思开始不受指挥地从让他倾注大半心力的工作中转移......

就在前面,湖光路1108#,一单元530室。

那个充满烈爱痕迹,那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小小两居室。

现在坐在车里,他几乎都能看到那熟悉无比的小阳台。

曾经的他们,在那里闲聊、晾晒、打趣、ZUO爱......

仿佛就在昨天。

大概也永远都只能在昨天。

猛然吸进一大口辛辣的烟气,再缓慢地吐出,瞬间涌上心头的浓烈思绪几乎要将咸涩的热液逼出米罗的眼眶。

总以为那事儿该过去了。

却总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无法控制地被那份悲伤和不甘击打到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撕扯开刚会生出嫩肉的伤口,牵引出全身心的痛。

“加隆......加隆......”微动双唇,无比压抑克制地,在这个狭小封闭的自我空间里呼唤爱人的名字。米罗将头深深埋入自己双臂和方向盘形成的圆形支撑中,寻找一份实在的安慰。

狠狠咬紧颤抖的唇,手指将方向盘攥得死紧,苍白的指关节凸显着他的痛苦和努力。

近千个日日夜夜已然流逝。

他不该再让这挥之不去的痛苦来侵扰自己。

然而......

 

 

[就当是大雨之夜的小插曲吧。

天气太恶劣。

你只是太累了。

米罗。

 

 

一分钟,只用一分钟的时间来想念他。

不能再多了。

 

 

我们的爱,已经美好短暂得足够照亮此生。

不能让这份拥有与骄傲,被痛苦无望的情绪消磨。

 

 

我会好好的。

加隆。

我爱你。]

 

 

强烈的情感爆发可能还持续了一分钟都不到。

米罗已经直起腰身,抬起头。

他的眼睛似乎被湿度过大的空气染上一层薄雾,神色却已平静。

 

 

车流开始极其缓慢地移动。

因为起步慢了几秒钟,后边的车主狂躁地按响喇叭。

“滴、滴、”的刺耳响声传入耳膜,引来两边人行道上匆匆前行的路人侧目。

[必须赶紧调整好情绪。]米罗做了个深呼吸,歉然地往路旁扫视过去。

斜前方一掠高大的身影让他的身体倏然前倾。

那在雨雾中一闪而过的蓝色发梢?

难道是幻象?

他使劲眨动双眼,却已然无法捕捉到那已经消失在岔路口的虚幻身影。

 

 

按压下满心激动,一等车子能够拐过路口,米罗就立即用最快的速度地将车停在人行道上,跳出车门,按下锁车键就头也不回地冲向那身影消失的方向。

要知道,这是第一次看到与加隆如此相似的背影!

他才不管有多疯!

哪怕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不会放过。

若不是实在不愿将整条狭窄的湖光路堵死,他刚才就弃车追上去了。

评论

热度(46)

  1. 江川靖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凛时雨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Sorciere2011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确定不是撒米?不是撒加替加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