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Part 2)

Miyako:

简直就是个找加隆片段……

本来想让翔子打个酱油,提示米罗四个字的关键词,写到后面觉得还是算了。

继续猜吧猜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哪个世界才是真实的。

 

Part 2

 

米罗感觉到自己正躺在硬邦邦的床上,非常不舒服。他想睁开眼看看自己在哪里,然而眼皮好重,抬不起来。

空气中传来消毒水的味道。是在医院吗,他想。忽然,数不清的画面涌入脑中:他看到自己握住了一个男人的手,然后那个人吻了他;他看到那个人跑到马路对面;他看到另一个人微笑着将他推下了人行道;他看到自己被疾驰而来的改装车撞倒……

“加隆!!!”

米罗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用力地喘着气,心跳得飞快。他记得那是12月的最后一天,他跟着加隆去拿车,然后,就在对方离开的那短短几分钟,他被撒加推下了人行道。回过神来的米罗扭头想要寻找加隆的身影,然而视野内出现了一张意料之外的脸。

“卡妙?”他惊讶地看着面前同样愣住了的人,实在想不明白这位沉默寡言且印象中与自己毫无交集的同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在这里?加隆呢?”

“我……我去叫医生!”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飞快地跑掉了。

原来卡妙的声音是这样的啊……米罗确信这是自己失忆后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本身也寥寥无几。然而加隆的不出现让他十分不安,加隆本来就和撒加心存芥蒂,而撒加又害他遭遇了车祸,米罗实在难以想象加隆暴怒之下会做出什么样的出格行为。

医生很快来到病房,米罗几乎是拿出了最配合的态度迅速完成了检查,在获得了出院许可后,他再次焦急地询问卡妙:“加隆呢?他在哪里?”

“加隆?”卡妙一脸茫然,“谁啊?”

“就是前几天陪我一起来书店的那个男的,高个子,长头发,长得很帅的那个!”情急之下米罗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了,遭来了其他病人和家属的白眼,但他并不在意,他现在只想得到一个回答好让自己安心。

然而卡妙仔细思考了很久,依然摇了摇头:“对不起,米罗,我真的不记得你有一个叫加隆的朋友。”

“把我的手机给我。”感觉继续对话下去也毫无意义的米罗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然而在按下开机键的时候,他愣住了。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12月24日。

大概是软件故障了吧,他飞速翻到通讯录,然而加隆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第一个,或者说,整个通讯录中根本就没有这个名字。

米罗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觉得背后正在冒出冷汗,手也开始微颤。一旁的卡妙觉得情况不对劲,担心地问道:“米罗,你没事吧?”

“卡妙……”米罗即使强忍着也无法完全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颤抖,“今天几月几号?”

卡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将屏幕转向米罗:“12月24号,圣诞夜。”

“我怎么会进医院的?”

“你在整理仓库的时候从扶梯上摔了下来……”

卡妙后来说了什么,米罗都听不到了。他只是呆坐在床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脑内一片混乱,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起来。

 

米罗茫然地被卡妙送回了宿舍,因为按照卡妙的说法,他和其他大学生一样都是住校生。“我就送你到这里吧,”卡妙在宿舍楼前停下脚步,脸上依然挂着担心的表情,“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再见。”米罗疲惫地回答,可是找你有用吗?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加隆在哪里,你能回答我吗?他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一串钥匙,上面并没有他熟悉的属于他和加隆的家的钥匙,而是多了一把贴着宿舍门牌号的。他苦笑了一下,心想幸好有了这个小小的标记,不然他连自己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米罗打开房门,屋内因为几天无人而散发出的怪味让他忍不住挥了挥手。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大的房间里放置着两张组合床,他能认出其中一张桌上有自己惯用的水杯,而另一张一定是艾欧利亚,他记得加隆说过他们曾经是室友,而且床上那个大号的狮子毛绒玩具实在太显眼了。他重重地把自己扔到床上,痛苦地闭上眼睛。他还记得自己醒来的那个圣诞夜,加隆寸步不离地陪在他身边,告诉他想知道的一切。可现在,虽然不知为何回到了同一天,却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冷清的宿舍里……

等一下!米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既然加隆不在,那为什么不能去找他?他立刻狂奔出了宿舍,凭着记忆找到熟悉的公交路线。由于是假期,街上车流如织,走走停停的速度让米罗无比急躁,他在离目标车站还有好几站的地方便跳下了车,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他气喘吁吁地在房门前停下,大口地换着气。然而在呼吸平静下来后,米罗却又有些害怕。离奇的事故和离奇的时光倒流让他已经不敢完全信任自己现有的记忆了。如果加隆就在这扇门背后,就在屋里等着他,那当然再好不过。可如果他不在呢?或者他在,却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呢?不要再犹豫了,米罗自我安慰道,加隆一定在的,他说过会陪着他的。他抿起嘴唇,左手紧紧攥成拳头,抬起右手敲了几下门。即使是几秒钟的等待也变得如此漫长。

然而屋里完全没有回应。

心跳开始加快,米罗发现结果似乎正向着他最不愿意接受的方向发展。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喊出了声:“加隆!你在么?我是米罗!”

他的呼喊在安静的走道内显得尤为响亮。隔壁的房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探出头,警惕地看着已经快要失控的米罗。他赶紧整理了一下情绪,礼貌地问道:“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上哪儿去了吗?”声音中依然是无法克制的颤抖。

女孩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好像上星期就被儿子接回家里过节了。”

“儿子?”米罗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住在这里的不是一个高个的年轻人吗?”

“高个的年轻人?没有啊,您找错了吧?这里住的是一对老夫妻啊……”

 

米罗独自走在灯火璀璨的街头。空白的表情、无措的眼神,和周围欢快的人群格格不入。节日的颂歌、烟火和喜悦与他无关,他只知道自己仅有的一个星期的记忆突然被否定得彻彻底底。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说那幸福的七天才是梦境?

加隆、艾欧利亚、艾俄洛斯,他最熟悉的三个人此时都不知身在何处,没有人能回答他的疑问。

还有撒加。米罗绝对忘不了最后那可怕的笑容,他究竟想干什么?

他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没有开灯,也没有换衣服,直接爬上了自己的上铺,把整张脸埋在枕头里。

那个圣诞夜里橙黄色的灯光、美味的晚餐,还有加隆那漫不经心却令他安心的笑容和温暖的怀抱都是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宿舍里,任黑暗、饥饿、孤独和恐惧蚕食着自己。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就好了,米罗想,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爱的人就在身边,在他脸上落下例行的吻,告诉他现在的一切只是噩梦,他怎么可能扔下他一个人。

加隆,你在哪里?

感到身心俱疲的米罗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然而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第二天,他是被卡妙的电话吵醒的:“米罗,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没来店里?”

“什么?”米罗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他只知道意外后加隆给他请了假。

“今天安排了你的早班,你不记得了?”卡妙听起来有些困惑。

我怎么可能记得,米罗想,“我忘了,现在马上就来。”

假期的店里客人更加稀少,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卡妙正躲在角落里发呆,阿布罗狄则趴在收银台前,兴致勃勃地玩着报纸上的填字游戏。米罗觉得即使自己不来也完全没有关系,说实话他现在真的很累。

“啊,米罗,你来了啊,怎么样,头已经没事了吗?”余光扫到他的阿布罗狄猛地抬起头,用一贯热情的语气问候他。

“还好,”面对同事的关心,米罗勉强打起精神,“就是记忆好像出了点问题,最近的事情有些不记得了。”他找了一个比较能说得通的借口来为自己可能说出的被认为是异常的话语做掩护。他不想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因为根本就没人会相信的吧,搞不好他还会因此被送回医院。

而这一回答显然让阿布罗狄来了劲:“难不成是记忆混乱?来,我问你,记得我是谁吗?”

“呃……你是阿布罗狄……”

阿布罗狄惊人的记忆力显然没有任何改变。米罗试着说了一些他曾经告诉自己的书店里的事情和同事们的习惯,基本都吻合。

“那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吗?”

米罗想到昨天卡妙曾说过他是从扶梯上摔下来的,但加隆说他是在家里绊倒的,保险起见,他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也难怪,听说大部分撞到头的人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受伤的,”阿布罗狄叹了口气,“那天你和卡妙在仓库理货,我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东西掉下来的声音,等跑进仓库的时候就看到你倒在地上,卡妙说是他不小心踢到了折叠扶梯,结果你从上面摔下来了。”说着,两人齐齐将视线投向了一旁发呆的肇事者。卡妙似乎一直听着他们的谈话,他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立即低下头,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阿布罗狄托着漂亮的下巴,同情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卡妙:“他肯定觉得很难受吧,毕竟你是他在店里唯一肯主动搭话的人。”

“对了,你有没有听我提起过一个叫加隆的朋友?”米罗试探地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很相信阿布罗狄的记忆力。然而对方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米罗不死心:“就是一个长得很高很帅的男的,比我们大一些,长头发的,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阿布罗狄眨了眨眼睛:“这么一说好像有,不过那不是你的撒加学长吗?你倒是经常提起他来着,说他是个天才,脾气又好,一点架子都没有。你不会是记错名字了吧?”

米罗摇了摇头,不再问下去。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加隆从他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

不过老天就像是要跟米罗开玩笑一样,当他不抱任何希望地靠在沿街的玻璃窗上漫无目标地看着热闹的街景时,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从视线里匆匆走过。“加隆!”米罗夺门而出,快步追上了他,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然而重逢的狂喜却在看到对方的表情之后陷入了疑惑,加隆看他的眼神那么陌生,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一样,盯着他激动中略带疑惑和慌乱的脸思考了半天,才犹豫而警惕地开口:“你认识我?”

米罗觉得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但他好不容易才遇到了自己最想见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松手。“加隆,是我,我是米罗啊,你不记得了?”

加隆微微侧过头,在脑海中搜索了许久这个名字,才恍然大悟,嘴角翘起一个八卦的笑:“哦,你是撒加的那个小学弟吧。看不出来才几天不见你就这么想他了,他还真是没白关照你。放心吧,他今天就会回学校的。我还赶着加班,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米罗无力地松开两手,绝望地看着加隆向他挥了挥手,然后大步向前,消失在人群中。

他真的不认识他了。

米罗转身回到店里,木然的表情让阿布罗狄有些担忧:“你没事吧?”

“这几天能不能请假?我觉得头还有点疼。”米罗说道,他现在的确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理一理思路,至少他必须搞清楚他仅有的八天记忆中究竟哪些才应该是真正属于他的。他拒绝了卡妙的陪同,独自向学校走去。

 

当他在宿舍门口翻找钥匙时,忽然听到门内传来了声音。

“……他肯定回来了。我早上走的时候他的被子还叠的好好的,而且你看他的背包也不见了,肯定是出门了。”

“真是的,我跟那个人说了多少次米罗一醒来马上给我打电话,结果还是忘记了。艾欧利亚,你等在这里,我出去找他。”

“喂,撒加,你要去哪里找……”

门被猛地拉开,撒加一脸焦急地冲了出来,险些和站在门口的米罗撞了个正着。而紧随其后的艾欧利亚则没有那么好运了,他直接撞在了突然停下脚步的撒加的后背上。

“米罗?”回过神来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声。高兴的艾欧利亚立刻上前抓住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肩膀:“你没事了吧?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你看你把撒加急成什么样子了!”已经迅速从担忧的状态中恢复正常的撒加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和表情:“米罗,伤还要紧吗?”

然而此时米罗的心却悬到了半空,即使陌生的加隆让他大受打击,但他绝没有忘记是谁把他推下人行道的。他往后退了半步,一言不发,警惕地看着撒加。艾欧利亚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怎么了?”撒加对他眼中一览无遗的敌意也感到不解,脸上写满了疑惑。

他死死地盯着撒加的脸,试图从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中揣测出对方的意图,撒加关切的样子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可他依旧不敢大意。

急性子的艾欧利亚对米罗的沉默非常不满:“喂,你好歹说句话啊,总是盯着撒加看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们有多担心你!”

米罗回过神来,做了个抱歉的表情:“呃……对不起,艾欧利亚,只是我有些头疼,而且记忆好像也有点混乱……”

“记忆混乱?”艾欧利亚刚才的不满转瞬被扔到一边,“要不要去医院?”撒加也担忧地走上前:“米罗,要我送你去吗?”

“不,不用了,在宿舍里躺几天应该就没事了,让学长你担心了。我想先休息了,再见。”米罗几乎是像逃跑一样拉着艾欧利亚返回房间,把一脸茫然的撒加关在了门外。

看着米罗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重重坐到椅子上闭起了眼睛,艾欧利亚的正义感又开始发作:“你到底怎么回事?撒加不是你最喜欢的学长吗,怎么突然对他这个态度?他可在医院里陪了你两天啊!”

米罗用最快的速度编好了说法:“艾欧利亚,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关于撒加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严格说来这也并不算错,他想。虽然有点对不起热心的伙伴,但他现在必须要套出对他有用的信息。

而听到这一说法后,艾欧利亚忍不住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米罗顺势说道:“你能把关于他的事都说一遍么?越详细越好……”

漫长的卧谈最后以艾欧利亚睡着了而告终,但米罗依然难以入眠,因为按照好友的说法,撒加是一个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人,连乱扔垃圾之类的常见陋习都没有,更别说是“在马路上推人这种损人的恶作剧了”;而他米罗和撒加的关系非常好,他从不掩饰对这位学长的尊敬,完全不似加隆所说的“从来没有提起过他。”难道是因为他顾虑到撒加和加隆的关系而刻意回避?更重要的是,他重新思考了一下加隆白天的反应,非但完全不记得他,而且在提起撒加的时候十分自然,没有半点厌恶。

简直就像小说中的平行世界一样。

但是没有人来告诉他他背负了什么重要的使命,也没有人突然出现说只要完成什么样的任务就能回到他原来的世界,更没有人表示自己会提供它想要的所有信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他们眼中的那个米罗。

要怎么才能回去呢……黑暗中他叹了口气,翻身之后进入了梦乡。

 

之后的几天,米罗几乎整天泡在图书馆里,翻遍了所有关于灵异事件或是平行世界之类的著作,幸好大部分学生都回家过节去了,不然在看到他桌上堆着的那些书的书名后准会斜着眼怀疑地打量他几眼。然而书中要么是以科学的态度对这些现象进行了驳斥,要么就是一长串仅限于理论推导的数学公式,并没有他想要的内容。

转眼又到了12月31日。书店的同事们向他发出邀请一起去战神广场庆祝跨年。想到自己一直在请假,一定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米罗觉得如果拒绝的话有些不近人情了。他提早出了门,打算先去4S店附近转转。那里是他上次最后失去意识的地方,或许会有什么线索;而且,虽然可能性不大,他抱着一丝小小的希望,希望能再一次见到加隆。

即使你不记得我,即使你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你,可我依然想见到你。

米罗独自一人在4S店的对街站了很久,任凛冽的风把他的脸颊刮得通红,而加隆一直没有出现。算了,他无奈地笑笑,不是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么。

他按掉了阿布罗狄打来的第四个电话,拉紧了衣服,往广场的方向走去。

当远远矗立在战神广场上的女神像已经隐约可见时,米罗忽然感到头顶遭到了重击,然后,破碎的瓦盆落在脚下,发出刺耳的声响,血红色的花瓣洒落一地,被寒风吹散。

视野很快变成红色,然后天旋地转。他倒在了地上,感到意识又开始涣散。

又来了吗……米罗觉得很奇怪,同一天,同样的意外,他居然开始习惯这样的经历了,真是离谱。

如果是这样……加隆,我能回到你身边吗……他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可理喻的期待。

但这份期待很快被恐惧所淹没,因为在最后,他看到了摆满了花盆的阳台,一品红的花瓣在阳光下泛出淡淡的金色,而在这美丽的冬日火焰之后,是他一周前曾经看到过的地狱深处的微笑。

“撒加……”他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思考,就再次被拉入了黑暗。

评论

热度(62)

  1. 霜月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洛子伊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江川靖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