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隆米]求婚 五年间小番外 end

青冥:

怎么写都对结尾不满意,可能要改。

第二天,撒加如往常一般,给自己泡了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而他心情好过了头,给自己打了过量的奶泡。

撒加舒舒服服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啜饮一口温度适宜的咖啡,翻了翻当日的卷宗。

此时已经是深秋入冬时节,撒加抬头看了看窗外,那棵老树已经留不住最后一片树叶,可今日的阳光却特别灿烂,特别温暖,晒在撒加身上,如同寒冬时节拥在情人的怀抱中一般。撒加笑了笑,他想起了他那个昨天晚上一整夜没有回家的弟弟,他思索了片刻,给他弟弟发了一条短信。

果然,不出撒加所料,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他的办公室大门便被人一脚踹开。撒加抬了抬眉毛,玩味的看着眼前的人。

加隆紧皱着眉头,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不待撒加说话,便将手上的手机啪的一声砸在撒加的办公桌上。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和米罗的年终考核都是零分!“

撒加十指并拢,撑着下巴,抬头看着他的弟弟,零乱的长发,一看就是没有时间梳头就匆匆赶来,撒加将视线往下挪去,米罗的围巾,米罗的外套,米罗的裤子。。。。

“干什么!“加隆明显不适应撒加这种扫视着他全身的眼神,他紧了紧衣服。

“你昨天没回家。“撒加笑着对加隆说。

加隆双手抱胸,抬起下巴斜视着撒加,“亲爱的哥哥,似乎从我十五岁开始,你就从来没管过我晚上不回家的事情吧。怎么,今天突然母爱发作,想要问候你的弟弟的私生活?”

“更何况,如果因为我一夜没有回家,你就将我的考核评定为零分。撒加,我只能怀疑你今年是不是因为经营不善,想要找一个蹩脚的借口克扣年终奖金?”

撒加笑了笑,注视着加隆,“不,亲爱的弟弟,我很开心有人愿意收留你,以及,愿意与你分享他的衣服。能找一个和你身材相似的伴侣,的确是一件省钱省事的事情啊。”

加隆脸刷的一下红了,“喂!别误会!我昨天。。。我昨天在米罗家,打了一个通宵的游戏。”

“哦?那看来今天可以让那位可怜的未婚妻,翔子小姐回去了?“

“不要!“加隆怒吼出声。

“为什么?米罗腿脚还不是很方便,让他的妻子去照顾他不是很好么?“

“不。。。我。。。我可以。。。“加隆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着。对,现在谁也不许去米罗的家,小艾不可以,翔子也不可以。加隆咽了一口水,他想起临出门的时候,他替米罗盖好被子,而米罗裸露的皮肤上依然有着点点吻痕,提醒着他昨夜的疯狂,这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看到,”你不许派其他人去,米罗由我来照顾!“

撒加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翻开眼前的卷宗,“加隆,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问题。你看,这是你照顾米罗的考核表,原定计划为半年的任务,你只坚持了一天。”撒加不知是真是假的叹了一口气,“我亲爱的弟弟啊,你说,我今后还怎么给你交代任务。”

加隆低下头,支吾了半天,“总之米罗交给我就行了,撒加,你别给我添乱。“

“我真的可以相信你么?”撒加抬起头看着加隆。

“当然可以。”加隆拍着胸脯保证着。

“那么接下来,我们说说米罗的问题。”撒加翻开了另一本卷宗。

“米罗怎么了?他很好,他不是成功的帮你窃取了HADES城的机密文件么。撒加,我跟你说,以后不许再派米罗一个人去这种危险的任务了。”加隆俯下身,撑着办公桌,居高临下的看着撒加,为他年轻的恋人辩解着。

“他的确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虽然也并不是说无可挑剔。”撒加慢条斯理的说着,“当然,我们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关于米罗婚礼上的绑架演习。”

“加隆,你也看到了,米罗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他的情绪太容易受影响。我们且不说米罗如何疏忽了对未婚妻翔子的保护,单从你们进入仓库的那刻开始,米罗对机关的警觉并不如你,而最致命的是,当艾亚哥斯以你作为人质交换的时候,米罗并没有采取其他的行动打击敌人,而简单并消极的听从艾亚哥斯的指令,以自杀换取人质的释放。加隆,如果那是真正的艾亚哥斯的话,我绝对不会派你和米罗同时执行任务。”

“因为,你就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加隆,你明白么。”

加隆红着脸点了点头,他收下了两份卷宗。

 

在回家的路上,加隆依然想着撒加的话,最后,撒加给了他们三个月的假期,所谓的磨合与照顾。一想到磨合,加隆忍不住脸就红了,这一夜后,他与米罗再也回不了曾经单纯的搭档关系了。总而言之,他要先好好地照顾米罗,等米罗的伤口完全长好后,再考虑今后的事吧。

 

米罗的房间很安静,加隆坐在床沿,注视着他年轻的恋人。是昨夜太疯狂的缘故,米罗依然缩在被窝里,抱着枕头睡得很香的样子。

加隆伸出手,将手掌放在米罗的肩上,他回味着撒加的话,“米罗,你真的愿意为我而死么?”

米罗迷迷糊糊的转过身来,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却条件反射的抓住加隆的手,“你说什么?”

“米罗,我想说,我愿意为你而死。“加隆伸出手握住米罗的手,米罗看着他,终于清醒过来,“你穿我的衣服?”

“是的,我穿你的衣服,怎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加隆爬上床,开始对米罗耍赖皮。

两个人打闹了好一阵子之后,米罗将加隆的手放在胸口,“刚才说什么死不死的?”

“撒加竟然因为你闹自杀扣光了你的考核分数。”

“我?闹自杀?”米罗一脸状况外的样子。

“那个时候,在艾亚哥斯面前,你真的愿意为我自杀?“加隆抚摸着米罗的卷发。

“我不自杀,你会出来么?”米罗嗤之以鼻。

“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你不是说了么,那是迪斯新研制出来的探测仪器。如果撒加这么轻易的让艾亚哥斯偷走新技术,那他也别想拿到今年的年终奖了,不对,大概他局长的位子也坐不稳了吧。”米罗坏心眼的想着,盘算着怎么敲撒加一笔。

“喂,加隆,怎么了?怎么看上去不开心的样子?”

“呃,怎么听你说了实话,我觉得有点失望呢?"加隆把头埋在米罗胸口,闷闷不乐的说着。

“傻瓜。“米罗一把搂过加隆,如果那是真的,他或许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他认定了加隆,这个全世界最美好的恋人。

但是加隆在他身边的话,米罗会变得怕死。还没有尝尽生命的美好,他怎么舍得去死? 

“加隆。“

”嗯?“

“我们都好好地活着,别让对方担心,好么?”

“永远不要提谁为谁去死,好么?“

加隆亲吻着米罗,他却在心中重复着刚刚说出口的话,“如果换成我,我愿意为你去死,只要你好好活着。”

而他们的蜜月才刚刚开始。

end

评论

热度(44)

  1. 江川靖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