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Part 4)

Miyako:

此文耗尽了我仅有的一个学期的心理学知识储备。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米罗寒假为什么不回家?这么大的bug居然没有一个人问我!

所以in the name of love说的其实是撒加。

总之干了这碗狗血!

 

Part 4

 

又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米罗疑惑地打量着四周,但是什么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白色,他甚至无法判断前后左右。虽然周围的环境已经消失,但溺水带来的不适并没有退去,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真没想到你能来到这里,米罗。”

一个飘渺的女声从周围传来,他扭头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时空的缝隙,我是掌管时空的女神。好了,米罗,别担心,我马上就把你送到人类的世界去。”

“等一下!”感觉头脑开始眩晕的米罗立即出声阻止了女神的举动,“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把我送到什么地方?我已经去过三个陌生的世界了,还有失去的记忆,是不是都和你有关?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一连串的发问,女神沉默了。正当米罗打算开口再问一遍时,声音忽然又响起:“有时候,一无所知反而是幸福的。”言辞中似乎流露出同情和伤感。

“果然是你,”恼怒的米罗握紧拳头,“我已经受够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要回我自己的记忆!”

“抱歉,这是一个人向我许下的愿望,我不能食言。”

“哼,”米罗冷笑一声,“为了别人的愿望而随意操纵我的生活,难道你还觉得有理?”

“米罗,他会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知道真相未必是件好事,也许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够了,”他再次打断了女神的话,“那个‘他’到底是谁?我的记忆是我自己的东西,我当然有权要回来,至于是不是痛苦,也是我的事,和你们无关!”

过了一会儿,女神才叹了一口气:“总之,无论如何你都想知道一切,即使那些并不是很好的回忆?”

“对。”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把它们都还给你。”

话音落下,无数的画面涌入米罗的脑海,让他头痛欲裂。他不由自主地紧紧扯住头发。

那是他失去的记忆,还有撒加的。

 

“请问你是撒加学长吗?”

“是的,你是……”

“你好,我是米罗,大一的新生。”

“你就是米罗吗?很高兴能做你的辅导员。你的腿……”

“暑假打球的时候把膝盖韧带弄伤了,我怕今天学校里人多会被撞到,所以才借了轮椅,看起来有些夸张罢了,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

“韧带受伤可是很麻烦的,其实你可以向学校请假,等痊愈了才来的。”

“那可不行,还要两个月呢。考上圣域大学是我的理想,今天的开学典礼我已经期待好久了。而且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

“一个人?”

“……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老爸前两年也走了,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

“对不起……”

“没关系的,已经习惯了。不过,你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搬到宿舍吗?”

撒加当然不会拒绝。

“……没想到辅导员是一对一的,我还以为是一个人管一个班。”

“校方也是为了能让你们更快地融入新环境吧……喂,你站起来干什么?”

“上楼啊。”

撒加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向前一步,背对着他蹲下,“我背你上去。”

“不用了,才二楼……”

“我背你,如果你不想废了这条腿的话。”

他撇了撇嘴,小声嘟囔着:“学长你看上去很随和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固执……”

“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乖乖地趴在他背上,身前传来了久违的温暖。

 

……

 

“撒加,你毕业后打算做什么?”

“我会进家里的基金管理公司,我弟弟他对家族企业不感兴趣,所以以后都得靠我了。”

“嘁,没意思。”

“你在鄙视我。”

“你那么有能力,有那么多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任你选择,多少人羡慕都来不及,你居然连选择的权力都不要。其实你很向往自由的,什么家族企业,你根本不想去对不对?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撒加没有料到自己小心掩藏起来的心情居然会被一个才认识了几个星期的小学弟一眼看穿,这让他突然感到有些慌乱。那你呢,他想,明明笑得比谁都多,但在看到艾欧利亚兄弟亲密无间的样子时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羡慕和寂寞又是什么呢?

但撒加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可能会揭开米罗伤疤的话说出口。

 

……

 

“米罗,这个给你。”

“微积分教材?”

“我当年的课也是那个教授教的,他经常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你们也在抱怨他对吧?这上面有我的笔记,需要的话可以做参考。”

他笑着接过课本:“撒加你这是在害我吗,要是让女生们知道你的书居然在我这里,我会被她们围殴的。”

撒加愣了一下,然后还给他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所以你要藏好了。”

 

……

 

“米罗,你的腿伤已经没事了吧?今天下午的课结束了到网球场来。”

“什么?”意外来访的艾俄洛斯给他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好消息,“这学期的校队选拔不是早就结束了么?”

“撒加每次看到我都要说一遍你是因为受伤才没赶上的,我要是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非得被他烦死。”

 

……

 

“撒加!真巧,你也来吃晚饭的吗?”

“是啊,你训练结束了?走,我带你去研究生食堂。”

“你们居然吃得那么好,太不公平了!”

“那以后我每天都带你来。”

“好啊!不过撒加,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因为你的敬业精神,我都快成学院,不对,是全校的女生公敌了。”

撒加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哪有那么多时间,至少这两年里我只想管好你。”

“为什么?我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其他学长学姐可没你管得这么多……呃,我不是嫌你啰嗦……”

撒加没有接话,手中的餐叉却被他握得更紧。

“啊,吃饱了。”

“米罗。”

“什么?”

“我喜欢你。”

“撒加……你说什么?”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只想管好你,因为我喜欢你。”

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撒加。撒加的表情透着一丝忧郁,但却是他从未见过的坚定和认真。

心跳得越来越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选择了逃跑。

 

……

 

“艾俄洛斯,米罗呢?”

“训练一结束就走了。怎么了,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么?”

“是啊,不过这几天他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真稀罕,你居然也会找不到他?”

撒加只能无奈地笑笑,然后在心里又一次骂着自己的草率。

 

……

 

“米罗,你能来一下么?我有话跟你说。我在伊丽丝桥等你。”

他不知道第几次拿出手机,翻出这条已经倒背如流的消息。圣诞夜的烟火早已燃尽,现在是凌晨两点多,撒加应该也回去了吧;可他是那么固执的一个人,如果真的一直等在那里……算了,米罗钻出被窝换上衣服,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就去看一眼,然后把话说清楚,撒加应该也不会为难他的。

伊丽丝桥将繁华市中心的购物广场连在了一起,如果是夜晚,桥上会点亮各色的霓虹灯,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宛如一道彩虹。但在午夜,这道彩虹也收起了它的光芒。米罗走过空无一人的大街,登上了楼梯,黑暗中能看到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着,手臂搁在栏杆上,视线望着远方。

撒加真的在那里。

他慢慢地走过去,而听到声响的撒加也转过头,在看清来人的脸后,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他在离撒加两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下,思考着该怎么开口,但撒加突然向他走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撒加?”

“对不起,我只是想抱你一下,”米罗能感觉到撒加冰冷的脸颊贴在自己的耳畔,他不知道他到底在寒风中站了多久。米罗忽然有些心疼,他站在原地,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推开。

过了很久,撒加才打破了沉默:“米罗,你说的没错,我很向往自由。一直以来我都只是沿着别人认为正确的道路前行,遵守着家里为我制定的人生规划。我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喜欢的是什么。可在遇到你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心情。米罗,你一直很孤独吧,虽然你经常在笑,但我看得出来,你很羡慕艾欧利亚能拥有近乎完美的家庭对不对?每次看到你露出那种表情,我都想像这样抱着你,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我愿意陪在你身边。我知道这很奇怪,也许你不能接受,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说出口,我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可那天我突然没有忍住,我以为你不需要我……米罗,我不想去找什么女朋友,我喜欢的是你。但我没有想到这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困扰,所以,那些话你就当没有听到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茫然地离开撒加的怀抱,转身离开。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他没有去睡觉,只是背靠着门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地板,直到天空开始变白,阳光照进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

 

……

 

“艾俄洛斯,你怎么来了?找艾欧利亚?”

“没,我是来找你的,通知你一下,撒加那个不靠谱的辅导员甩手不干把你丢给我了,所以这学期开始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吧。行了,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下午记得来训练……”

米罗一直没有再见到撒加,或者说,自从那个深夜过后,撒加就彻底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他还好吗?是不是我拒绝的方式不太妥当?……米罗听到脑海中有好几个声音在响,他翻开教材想要转移注意力,却没想到拿出的是撒加的书,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他忍不住抬起手,指尖划过微微凹陷的文字,他忽然感到一阵阵的空虚。

 

……

 

课堂上,身后女生们的窃窃私语传到了他的耳中——

“最近怎么都没看到撒加学长?”

“听说他好像准备去申请学校的公派项目,如果通过的话最后一年就能去国外进修,所以辞掉了辅导员的工作,大概是想专心申请吧。”

“国外?哪个国家?”

“奥地利还是美国的芝加哥来着,记不清了。”

“啊,太可惜了,我都还没机会和他搭过话……”

米罗愣住了,他能想到撒加避开他是为了不让他感到尴尬,但他没有想到他会选择离开。现在即使见不到他,米罗至少知道他们还在一个校园内,他可以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他的近况,如果他遇上了什么困难,只要开口,撒加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但如果撒加去了国外,那么他们的联系就会渐渐淡去,直到形同陌路……

米罗慌了。几个星期前,他亲手推开了那个想要陪伴他的人,而现在,他承认,他后悔了。不顾还在上课中,他突然离开座位,在老师和同学惊讶的目光中跑出了教室。

图书馆、自习室、教室、运动场……他跑遍了撒加常去的每一个地方,全都一无所获。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奔向了宿舍楼。

如果要避开他,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他来到撒加的房间外,两手撑着膝盖,大口呼吸以平复因剧烈运动和紧张而变快的心跳,然后抬起颤抖的手敲了几下。门很快开了,撒加看到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米罗?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上课么?有什么……”米罗突然扑到了他身上,打断了他的提问。

“你要去哪里?”

“……”

“你不是说这两年里只想管好我的吗?为什么才一个学期就要丢下我?”

“……”

“撒加,不要走。”

“……”

“我在这里……没我的同意,你哪里都不准去!”

撒加抱紧了面前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的身体:“我答应你,我哪里都不去,就在你身边……”

 

……

 

“史昂院长,您找我?”

“撒加,你怎么又拒绝了国外的工作机会?上次的公派申请后来也没提交,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我只是决定了要留校。”

“留校?撒加,作为院长,听到你这么说我是很高兴的,毕竟你是非常优秀的人才;但作为你的导师,你真的觉得放弃那么多珍贵的工作机会而选择留校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吗?学院里的有些传闻我也听说了,撒加,你是不是对你负责的学弟有些关心过度了?当然,这是你的私事,我没有立场指手画脚,只是我想提醒你,别因为其他的事情而耽误了自己的前途。”

前途吗……撒加离开办公室,轻轻地笑了。他早就计划好了,等米罗毕业后再一起决定去哪里。只是晚了两年而已,以他的能力不愁找不到好的工作。不过话虽如此,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啊,他想。

 

……

 

撒加开始经常头痛,而且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每次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当疼痛退去,他发现自己总是跑到了别的地方,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吃了那么多药,一点用都没有。”

“这就是医院开给我的药啊。”撒加苦笑着解释,“放心,我没事的,米罗,你好好准备期末考试吧。”

 

……

 

但撒加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寒假第一天,他不知何故突然打了米罗,如果不是前来道别的艾俄洛斯听到异常的声响一脚把门踹开,米罗或许真的会被他掐得不省人事。

警惕的艾俄洛斯把米罗一同带回了家。

圣诞夜,他收到了撒加道歉的短信:“米罗,回来吧,我在伊丽丝桥等你,我想当面向你道歉。”

他准时地赶往约定的地点。

“对不起,米罗,我不是真的想打你,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撒加握着他的手,诚恳地解释道,可米罗隐隐觉得他今天的神情有些古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原谅我,好吗?让我们一起度过这个新年。”

是我的错觉吧……他点点头。撒加走到他面前,揽过他的腰,抬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然后渐渐靠近。他以为撒加要吻他,可他却凑到了他耳边:“再见了,米罗。”

“什么?”异常的语调让他感到不对劲,但已经来不及了。整个重心被撒加推到了栏杆外,他从几层楼高的天桥上径直坠落。他惊恐地看着撒加离他越来越远,视线中最后的画面,是熟悉的脸上那陌生而可怕的笑容。

 

他看到撒加痛苦地抱着已经没有呼吸的自己,泪流满面:“米罗,到底发生什么了?你给我醒过来啊!”

“是你自己把他推下去的。”女神愤懑的声音响起,周围瞬间变成白色。他看到撒加就在不远处,眼中写满了绝望。

“你是谁?你说什么?”

“我是掌管时空的女神。撒加,米罗的死是你造成的,或者说是另一个你,一个你自己所不知道的邪恶的人格。在你因为头痛而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取代了你,然后害死了你最爱的人。”

“双重人格?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米罗妨碍了他,他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米罗,你们早就该拥有飞黄腾达的事业了。”

撒加无言以对。他承认放弃并不是自己最优的选择,但他要考虑他们两个人的未来。他想陪伴米罗完成四年的学业,然后一起选一个想去的国家,在他工作的同时,米罗也能去更好的学校深造……他没有和米罗说起过这些,他知道他的脾气,他不想让米罗觉得他在让步。然而被他忽略掉的遗憾情绪却日积月累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把一切都推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撒加抱紧了他冰冷的身体:“对不起……”

“好了,别难过了,既然今天遇到了我,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吧,想要回到过去,重新选择吗?只要你们没有在一起,你就不会冒出另一个人格,米罗也就不会有事了。”

“你说你是掌管时空的女神,对吧?”

“没错。”

“那么,我请求你把他送到别的世界去。”

“你说什么?”这个要求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和米罗在一起的一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即使重新开始,我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所以,我想请你从这一刻起把他送到其他能让他永远幸福的地方。至于在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撒加咬了咬牙,“就让他全部忘掉吧。”

撒加,不要。米罗不住地摇头。

“我答应你。”

不要离开我,明明还有其他选择的啊!

他看到撒加低下头,吻了吻他早已失去温度的嘴唇:“米罗,原谅我,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你会得到幸福的……我爱你,永远爱你,我会一直为你祈祷……”

“撒加!!!”米罗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眼前的景象却全部消失了,只有一片纯白。

那只是他们的记忆。

 

“这就是所有的真相。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难过?”

米罗点点头,撒加,那个人只有一句说对了,你真的是个笨蛋。“撒加呢?他怎么样了?”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女神叹了口气,“那个邪恶的人格认为是你毁了他,他知道你的灵魂还存在于其他的世界,所以才一直要置你于死地。不过没关系了,米罗,我已经把他赶回了原本的世界,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你送到一个平安的地方的。之前那三个世界有你喜欢的么?还是说希望我再为你挑一个更好的?”

“我可以选择么?”

“可以。”女神的声音因为任务即将完成的喜悦而上扬。

“我想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去。”

“你……你说什么?”

米罗可以想象出女神现在该是一副多么震惊的表情,“我说,”他坚定地抬起头,“我想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去。”

“为什么?我可以帮你摆脱掉那个邪恶的人格的,你为什么还要回去?这可是撒加的愿望啊!”

“对,那是他的愿望,不是我的。既然现在知道了一切,我不想再去占有其他世界的米罗的幸福了,而且我有话要和撒加说。”

“米罗,你是认真的吗?”女神依然不放弃劝他,“你能来到时空的缝隙纯属偶然,如果这次也没有逃过他的毒手,很有可能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不会的,在公园里我不就抓住他了吗?”下定决心的米罗轻松地笑笑,“而且我相信撒加,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遭受危险而无动于衷的。”

“可当他的主人格被取代的时候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会把他叫醒的。”米罗握紧拳头,不知是在和女神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我相信他,也相信我自己。”

沉默了很久,女神才再次开口:“好吧,闭上眼睛,我送你回去。”

他合上双眼。

“祝你好运,米罗!”

空间似乎开始扭曲,他感觉到仿佛坐过山车一般的天旋地转。他咬紧牙关,努力克服着眩晕和外力造成的不适。

“撒加,等着我……”

评论

热度(77)

  1. 兰草原野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霜月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江川靖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7.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