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替嫁新娘(29)

网上闲人:

米罗闭着眼睛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眼帘上感触到的橙黄的暖意让他懒懒地只想睡觉。

“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臂弯里,刚才的胡思乱想让他羞得头都抬不起来。

离那日加隆向他作深情的告白已过了四天了,那让他心慌不已的亲吻却并没有来到。最初的两天因要照顾伤重的“闪电”,两个人忙得根本没有精力想别的。然而后两天,在“闪电”彻底脱离危险后,一向主动积极的加隆也并未如他预想的那样对他做任何“过份”之事。他看自己的眼神的确是越来越柔情似水了,有时甚至让他产生出一种想要溺死在里面也无所谓的想法。但加隆那曾让他又恐惧又期待、充满霸道的占有欲、热情过份的拥抱却收敛了不少,曾让他听得心颤不已的挑逗之语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比过去还要象个守礼的骑士,遵守着他的承诺,不做任何让他讨厌的事。

可是……不是他自己说的让我试着接受他的爱抚的吗?现在却又这样……哎,我在想什么呀,真是羞死人了!

他又翻了个身,用双手把火烫的脸庞捂住,对情事的好奇让他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两人缠绵时的情景。然而,年幼时差点惨遭强暴的画面却突然象锐利的刀片一样切入他的脑海,痛彻心肺的苦痛与恶心的感觉让他痉挛似的蜷缩起了身子。

不行!我没法跟他做到那一步!哪怕知道他爱我,我也对他有好感,我还是无法摆脱过去的阴影,也因此无法放下我最后的心防……

我能试着接受他的吻,他的拥抱,但更进一步的亲密……他大幅度地摇晃着脑袋,我做不到,至少现在是一点都不行!

他痛苦地趴伏在地上,脑中纠结的思虑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加隆一定对更进一步的亲密很期待吧?从他以往的言行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但如果当他发现自己无法满足他这方面的欲望他会怎么做呢?他还会象个骑士一样待自己吗?

感情的事想得越多越让人心烦,米罗胡乱的思绪突然闪过一念。

不对不对!他若真的想做那事,那他现在应该比以前更主动才对,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如同谈柏拉图似的精神之恋一样彬彬有礼……难道,难道他对这种同性之间的亲密其实是相当抵触的?

也难怪,米罗苦笑了一下,他本来就是个性向正常的人,就是我自己想到那事时还不是一样没法接受……不过,如果是这样,那他所说的一切我还能相信吗?

想来想去,米罗觉得自己还真是可悲,一方面担心加隆的欲望,另一方面又对加隆可能没有这方面的欲望感到害怕。

如果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米罗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想什么呢?”

随着熟悉的脚步声的临近,温柔的话语如初春的融雪一样清凉滋润着米罗焦躁的心田,在他睁开眼帘前,一双有力的臂膀将他从草地上轻轻地扶起。

“露水还这么重,躺久了会对你的身体不好。”

半跪着的加隆伸手拂去粘在米罗脸上的细草,那再自然不过的温柔的举动让米罗的心中荡起一丝甜蜜。

他对我这么好,我还瞎想些什么呢?

他从扇子一样的睫羽下偷窥了一眼那让他心动不已的俊颜,在加隆发现他嘴角扬起的羞涩笑影前,他把头深埋在加隆宽厚的胸膛里,鼻尖嗅到的混杂着白兰地和烟草的奇异香气让他感到安心。

“是在想家人吗?”加隆笑微微地问道。

家人?米罗怔了一下,目前能称得上是我的家人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离开了,我的生身父母是谁我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不!我还是有最亲近的家人的,这世上只有它是永远爱我、守护我的,永远不会抛弃我、背叛我,对我来说,它就是家,有它在的地方就有爱和温暖……

见他沉默不语的加隆轻摇了一下他的身体,“嗯,看你这样就知道一定是想家了!想家人的话就告诉我啊,你放心!我会陪你回去看望他们的。”

“加隆,”米罗抬起了眼帘,“我什么时候能看到‘银眼’?”

“嗯?”加隆愣了一下,似是对他此时问出这样的话感到有些意外,“我前天不是告诉你了吗,‘银眼’我托付给一位朋友照料了,他现在去巴黎了,怎么也得等他回来后才好去接‘银眼’吧?你再耐心等等,也就十来天的样子。”

“你没有骗我?”

“怎么会?我不是说了吗,我永远都不会再骗你。”加隆轻拧了一下米罗的脸颊,“你这是怎么啦?还是无法相信我吗?”

米罗的脸红了一下,“谁让你以前老骗我……”

“可我一次也没骗倒你吧?”加隆含笑抬起米罗的下巴,凑在他的唇边低语道:“你是狡猾的小狐狸,谁也不是你的对手……”

有一瞬间米罗以为加隆的唇就要压了下来,但他的身子刚一僵,加隆就自动地退了回去,托住他下巴的手指在轻柔地滑过他的脖颈后,也老实地回到了他的腰际,没有任何邪念地静静地拥住他。

怎么回事?米罗呆了一下,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他瞟了一眼面带着恬静笑容的加隆,默默地把疑问压在心底。

两人依偎着静静地在草地上坐了一会儿,加隆突然开口说道:“啊,那是蓝舌鸟的叫声。” 

米罗侧耳倾听,果然在树林的深处传来了蓝舌鸟特有的忧伤的鸣叫。

“听说蓝舌鸟很爱自己的子女,小鸟离巢时,母鸟都会伤心地鸣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加隆喃喃自语道。

“是真的,母鸟会因为思念幼鸟一直这样忧伤地鸣叫,直到它们生命终结。说起来它们因之得名的蓝舌也不是生来就有的,那是母鸟因长时间悲伤的鸣叫导致舌部的血管破裂,致使瘀血凝结,使舌体变成了蓝紫色。”

看见加隆诧异的目光,米罗解释道:“我是听我的老师这么对我说的。”

他凝神细听了一会儿蓝舌鸟的鸣叫,轻叹了一声,“这样深沉的母爱只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怎么说得这样绝对?鸟都能做到,人也一定做得到!”加隆伸手轻抚着米罗的头发,“不说别的,你这次离家千里到普罗旺斯来,家里人肯定非常担心,你的父母也一定非常思念你。”

米罗不置可否地扯动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加隆低下头,目光柔柔地凝视着米罗,“离家那么远,又是做这样的事,他们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他们一定天天都在翘首盼望你平安归来。”

虽然明知那是没有的事,但加隆的话还是让米罗忍不住想象有父母依恋的美好情景。

“啊,我倒忘了问你,塞维涅候爵是你的父亲还是伯父?你跟他的女儿那么象,所以我想你大概是他的儿子或侄儿什么的。” 

“我……不知道。”

米罗低下了头,加隆的问话让他重新思索起和候爵的那个约定。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虽然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但只要撒加一方不戳穿,没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到时候还是可以按原定的计划返回布列塔尼亚,要求候爵兑现承诺。

不过这事加隆会怎么想呢?恐怕不会答应让自己离开这里的。虽然他一再地说会陪自己回布列塔尼亚,但怎么都觉得在大战结束前他是不会做这事的。

米罗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正象他对加隆始终有难以言喻的不信任一样,加隆对他也是如此。他对加隆告诉他的“银眼”的下落有怀疑便是基于这种不信任,而加隆,如果他真的骗了自己,很可能也是基于对他的不信任。

我们还是无法做到真正的心心相印,如果完全没有芥蒂,本来我的心事可以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听取他的意见,让他为我出出主意。可是……

他的沉默令加隆半眯起了眼,“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家人的事吗?”

他语气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些微生硬让米罗的心一惊。

他怎么这样关注我的家人?

他抬起头望着加隆,加隆脸上如春风一样的微笑让他的心略略安定下来。

我又想到哪里去了?他只是关心我而已。

“我没有家人。”

“没有?怎么会?”

“的确是没有。”米罗苦笑了一下。

由于觉得完全不说一定会让加隆很困扰,所以米罗略略地谈了些自己的过去。生性骄傲的他不愿以自身的不幸来博取别人的同情,因此许多事都被他淡淡地一语带过,而有关蔷薇印记、幼年差点遭强暴的事以及此次与侯爵的约定,他更是只字不提。

我不是有意要瞒他,这些事应该是只属于我个人的秘密……


评论

热度(38)

  1. 草莓momok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JasmineFa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江川靖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