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川靖

圣斗士撒米

【all米主隆米、清水】天蝎宫记事 之 是哪个混蛋把黄金魂做成BL游戏的 4

青冥:

把这段改一下,决定了, all米主隆米,但是是清水暧昧向(看我的节操能坚持多久)


系统指示我去找一个NPC杂兵,我东逛逛西逛逛,还没走多远,就看到路边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杂兵, 背靠着树,看着我,一脸你终于来了的表情。

“命运的勇士,我终于等到了你,请告诉我,此时此刻, 在你的心中, 究竟在想什么。”

  1. 撒加的浴袍

  2. 沙加的念珠 

  3. 卡妙的护腕 

  4. 穆的榔头

等,等下。

我注视着眼前的NPC,他冲我咧嘴笑,露出一口性感的大白牙,我打量着他,他穿着那件眼熟的破破烂烂的杂兵服。

那件我实在看不下去,曾经提议过要给他不补补,却被他婉拒的杂兵服。

“加隆,你怎么在这里!”

加隆微笑的看着我,指着桌上的东西,“被命运选择的勇士,请告诉我,此时此刻,在你心中所想的究竟是什么。”

  1. 撒加的浴袍 

  2. 沙加的念珠 

  3. 卡妙的护腕

  4. 穆的榔头。

“加隆。”我看着他,“这些鬼东西,我一个都不想想。我现在所想的是,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还有,在这种鬼地方,还有没有常年在圣域出没的小报记者。

我左看看又看看,确保在雪地里,在那些光秃秃的树枝背后,并没有藏着一个大焦距镜头,我冲上去,抓住那个NPC,不,加隆的脖子。我弹出红指甲对着他,他一脸坦然的冲我微笑,那个表情,让我想起曾经在教皇殿我与他初次见面的时候,他面对我的猩红毒针时的微笑。

“加隆,为何你又不抵抗?”

“被命运选择的勇士,在你触发特定剧情前,你还无法燃烧小宇宙。”

“加隆, 说人话。”

“被命运选择的勇士,请问这个时候,在你内心的深处,究竟想着的是什么。”

“我…想…”NPC注视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你….”

加隆的眼神明显一震,他抓住我的手,一场暧昧的激情好戏即将上演。每次圣域财政出现赤字的时候,撒加都会派我出去溜达一圈,不是抓着穆的手,就是抓着卡妙的手,要不就是抓着加隆的手,最近还有很多次机会抓着艾欧里亚的手,对他们说出深情款款的话。第二天的圣域日报娱乐版必然大卖。

当然,我总是喜欢与加隆一起演绎这样的剧情,原因很简单,如果你是女主角,你也喜欢被一双深情款款又霸道温柔的眸子盯着。

呸,我是堂堂的天蝎座黄金圣斗士,不是什么女主角。

“你…的衣服上面的洞,是不是又大了几寸?”

我抓着加隆的手,即使不能燃烧小宇宙,这个时候,我的指甲也正对着他的脖子。

他并不反抗,微笑的看着我,“亲爱的勇士,恭喜你开启了第一张隐藏CG。”

我一震惊, 环顾四周,但是并没有看到狗仔队的踪影。

加隆微笑的指了指天上,我抬起头来,看到天上出现了一张图,是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互相注视着,其中一人,将另一人的手紧紧的握住。在星星的映衬下,这张图分外的唯美。

如果主角不是我和加隆的话…

我看了看加隆,他却闭上了眼睛,对此并不介意,却是一脸的毫不妥协,“亲爱的勇士,请选出你心中所想的东西。”

  1. 撒加的浴袍 

  2. 沙加的念珠 

  3. 卡妙的….

“够了!”我放弃了与他沟通的想法,拿起了离我最近的东西。

“擦!老大的浴袍!”我当时就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加隆的脸上。

“不,加隆, 我现在真的没有想老大洗澡的样子。”我急着对他辩解, 加隆却一脸了然的看着我,

“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

“啊?”

“你来到这个地方,是背负着特殊的使命的。”

“哦?”

 “在太阳被大日食吞噬的时候,在这片北欧的土地上,却暗藏着新的危机。”加隆并不理睬我,闭着眼睛说着他的台词“在北欧大地的中心,邪恶之神已诞生,而他复活的世界之树正在成长,在巨树成长的同时,这片土地的生命力会被吸收而消失殆尽。”

“又是RPG游戏。”我想起了老大曾经斥巨资制作过一款名叫异界豆腐的RPG游戏,还大获好评, 

“你的好友,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已经踏上了寻访世界之树的旅途。而你,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降临到此的任务,就是与他一起,驱逐这片大地的邪恶。”

“嗯。”我也放弃了与加隆沟通的想法。

“而在这片山崖深处,徘徊着另一位黄金圣斗士的灵魂。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你首先要完成的任务,是找到那位迷失的灵魂。”

加隆看了看我,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位迷失的灵魂……”

“我知道。”我拍了拍NPC的肩膀,”在进入主线之前,我也要到处逛逛熟悉下地形,打打怪升升级嘛,顺便再去完成支线任务,找到那个迷失的灵魂。”

“说起来,那位迷失的灵魂,他到底是谁?”

加隆摇了摇头,却答非所问,“孩子,不管你在路上遇到什么困难,请一定要紧紧握住你手中的信物,因为,那是指引你前进的唯一道具。”

“就这个?”我半信半疑的晃了晃手中的老大的浴袍。

“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去吧,造访阿斯加尔德的勇士们。”加隆对我笑了笑,我看着他的身影逐渐变淡,随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沙加的念珠,卡妙的护腕,以及穆用来修护圣衣的榔头。

我抱着老大的浴袍。天气真冷,我打了一个寒颤,索性将浴袍裹在身上,在这个诡异的游戏里面,老大绝不会怪我这么做的…..

但是,这究竟是什么游戏….


评论

热度(71)

  1. JasmineFa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霜月遥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4. 江川靖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5. 霜月遥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